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 娛樂 > 明星

45歲的賈靜雯,終于舍得拿法令紋出來演戲了!

2019-04-04 來源:一點也不八卦的show一點

2014年,臺北捷運發生了隨機殺人事件。

21歲的鄭捷,在地鐵上隨意砍殺,造成4死21傷的慘劇,也是臺北地鐵開通18年來最嚴重的刑事案件▼▼▼

而被問到殺人動機,鄭捷說:

“多殺幾個人才會被判死刑”

悲劇還在不斷發生。

2015年5月,一男子潛入新北市某國小,尾隨一女童后割喉,最終傷重不治▼▼▼

2016年2月28日,某臺北街頭,年僅3歲的女童小燈泡在騎腳踏車的時候被人用菜刀砍了23刀致死▼▼▼

但小燈泡母親的態度讓人詫異——堅決不處死兇手

在她看來,與其滿足民意去殺死一個人,不如好好了解這個人是怎么一步步走向犯罪。

“他們在想什么?為什么家庭、學校、親人、朋友、社會,沒能接住他?我們要如何改善、預防?我們能做的,難道只有繼續讓這樣的事情發生?繼續速速執行死刑?”

這個問題,同樣讓曾獲兩屆金鐘獎最佳編劇,寫出過大熱電影《誰先愛上他的》的編劇呂蒔媛非常困惑。

她很想了解,究竟是怎么樣的家庭,才會養出隨機殺人犯?普通人究竟是怎么變成惡人的?

如果不去了解隨機殺人犯的心理,那么是不是,自己的兒子可能在某一天也會變成這樣的惡人?

呂蒔媛進行了大量閱讀和田野調查,訪問了法官、律師、犯罪心理學教授、精神鑒定醫師、精神障礙者病友、記者、社工等將近40人,跟了兩個死刑庭,訪問了為鄭捷辯護的律師黃致豪……

最后,本來連地檢、地院都分不清楚的呂蒔媛花了七個月的時間,寫出了這部臺灣公視聯合HBO asia制作的熱劇——

《我們與惡的距離》

這部臺劇最近風很大,講道理這兩年熱門臺劇我們都有跟,看之前以為多少是被自媒體夸大了,結果一晚上連看四集停不下來

整部劇以一起“無差別隨機殺人”案件展開敘述。

兩年前,一名名為李曉明的犯罪分子在電影院里持槍對觀眾掃射,造成9死21傷的慘劇▼▼▼

兩年后,殺人犯李曉明被判了死刑。

事情看似結束了,但對于受害者家人和犯罪者家人來說,傷害遠遠沒有完結。

賈靜雯飾演的宋喬安,原先有著幸福美滿的家庭▼▼▼

但在陪兒子看電影的過程中出去接了個工作電話,喝完了一杯咖啡,再回去,兒子已遭到李曉明的槍殺▼▼▼

從此,她性情大變。

不僅自己變成工作狂,還沒有同理心地不斷壓榨員工,對待同事冷血嚴苛,逼走不少人▼▼▼

強撐著工作的人,累到沒時間做產檢,羊水破了還要堅持在副控室里▼▼▼

一旦不工作,就終日酗酒▼▼▼

她和丈夫女兒的關系也變得岌岌可危。

丈夫有過外遇,現在兩人講三句話就必吵,處在離婚邊緣▼▼▼

她也不再是稱職的媽媽,并不真的關心女兒,只是下意識想把她留在身邊▼▼▼

女兒在這樣的家庭中也得不到健康的成長,覺得媽媽只愛死去的哥哥,父母失敗的婚姻讓她過早地渴望愛情,情緒爆發時甚至怨恨媽媽為什么不跟哥哥一起死掉▼▼▼

受害者家屬如此,加害者家屬也沒好到哪去。

看到那么多的受害者家屬▼▼▼

有良心的譴責▼▼▼

更有輿論的瘋狂攻擊▼▼▼

他們想要承擔,卻又無法承擔。

因為這樣的殺人犯兒子,他們的面館被砸,只能躲起來,終日戴著口罩▼▼▼

這些都不是編劇杜撰的片段,地鐵殺人案的鄭捷的父母也是這樣。

向所有人跪下▼▼▼

為了自己的人身安全選擇了隱身▼▼▼

劇中,李曉明母親對女兒李曉文說的一句話概括了加害者家屬的狀態:

“家里要死,死三個人就好,不能連你也葬在這里。”

李曉文本是大學生,哥哥出了這樣的事后她每天軟爛在家里▼▼▼

李父沒有工作,靠酒精度日▼▼▼

李母強迫女兒改掉名字,還要她對外聲稱“父母已經出車禍死了”,希望她可以過上新生活▼▼▼

但兩年過去,她走在路上依然不敢抬頭。

為了不拋頭露面,李曉文放棄了當記者的理想,改做新聞編輯。

雖然她工作能力強,打破了助理升編輯的最快記錄,但卻用“適應不良”的借口想要辭職——她發現自己的領導宋喬安,正是兩年前案件的受害人家屬▼▼▼

除了對加害者家屬和被害者家屬的心里描繪,制作團隊也嘗試著想要回答惡的來源。

和編劇呂蒔媛站在同一視角,渴望找出犯罪分子犯罪原因的,是辯護律師王赦(吳慷仁飾)。

因為他為李曉明辯護,所以被憤怒的家屬當眾被潑糞▼▼▼

沒有人能理解他為什么要幫一個又一個十惡不赦且沒錢沒權的殺人犯逃脫死刑,包括他的家人。

懷孕的妻子一不愿意成天活在惶恐中,二不能贊同他維護惡人的做法▼▼▼

對王赦來講,幫助死刑犯辯護,從而探尋案件背后存在的社會問題,是他守護正義的方式▼▼▼

除非劇情后期還有對王赦為什么這么執著的解釋,不然這確實是個略圣母的角色。

吳慷仁第一次看完劇本的時候,也不知道該怎么演,他無法站在這個角色的角度理解這些事,“對我來講,最難的不是詮釋,而是理解。”

但他的功能性很足,承擔起了找到問題根源的作用,一次次地拜訪加害者家庭,試圖揭開殺人犯的成長路徑▼▼▼

總的來說,《我們與惡的距離》聚焦的是案件之后,槍響之后,留下來的人是如何在消化惡、參與惡、從而再一次制造惡。

每一集的片頭都是一次爭議事件的油管留言界面,網友不負責任地連坐家庭▼▼▼

劇中的媒體為了搶快、吸睛,沒有求證便給出了加害者的“黑歷史”▼▼▼

引導之下,輿論上已經判他“入監”▼▼▼

誤解之下,大眾認為所有“精神病患者”都有危險▼▼▼

沒有人在意,“兇手”是怎么成為“兇手”的。

媒體只求勁爆的標題帶來收視率,大眾只為了發泄,受害者不是圣人,更沒有義務去體諒▼▼▼

而加害者的家庭支離破碎,沒有人要聽他們的解釋▼▼▼

有影評認為編劇過度美化加害者了,就像王赦律師的正義感來得莫名其妙,劇中對李曉明一家的刻畫是慘上加慘,而受害者卻一個比一個無理取鬧——好像原罪都在別人,但現實哪是這么烏托邦?

我是覺得,如果真的只想探究加害者“惡”的源頭,那么把王赦的身份換成側寫師就會合理很多,類似美劇《心靈獵人》,完完全全地展示變態殺手心理。

但很明顯,《我們與惡的距離》想反應的是社會議題,HBO這次走的是韓劇套路。

編劇沒有牽扯進警方,目前主角們的職業分別是記者、律師、精神科醫生——都是有著不少爭議的行業,動不動就輿論漩渦▼▼▼

所以,劇還沒有播完,我們也不想下這方面的定論。

倒不如,先把它當成一部職場劇來看。

*你沒有看錯*

*我們安利的姿勢有很多*

《我們與惡的距離》的演員陣容很強大,從好多年沒見的賈靜雯,到近年臺灣影視的中堅力量吳慷仁、溫升豪,還有剛從植劇場脫穎而出的陳妤,每一個都把職場戲演得很到位。

其中呢,賈靜雯、溫升豪、陳妤的角色所在的是同一個行業,占劇中戲份最多:

媒體

片方砸下不少錢,搭了一個百分百還原的電視臺辦公室▼▼▼

賈靜雯這次飾演的宋喬安很符合她的年齡——新聞節目主編。

有點類似于《迷霧》的金南珠,果敢毒辣,氣場很強,別人都叫她“總裁”#但情感沒有韓劇這么狗血,目前看#▼▼▼

以她為中心展開的職場戲拍得干脆利落,至少氣氛上讓人會聯想到一些美劇《新聞編輯室》,雖然關注的不是世界性的大事件,但還是比較真實地還原了新聞節目的采編、制作過程和競爭狀態,還有非常多的“不得已”▼▼▼

舉一個例子。

節目正直播著,隔壁臺對打的新聞節目突然插播快訊說泰國發生了一場爆炸,有臺灣游客受傷▼▼▼

第一反應——輸了,我們怎么沒消息?

第二反應——這么大的事,跟不跟?怎么跟?

現在不少自媒體對這種突然爆出來的消息采取的手段都是“先轉發再說”,為了當時的流量無條件相信爆料源頭,心理話是:xxxx也發了呀。

賈靜雯所在“品味新聞臺”一開始是盡力求證的,但聯絡了一圈都沒有收獲,找不到在現場的游客或者旅行社▼▼▼

#這一段真的讓人感同身受,每一次突發事件背后,我們都要竭盡全力找到信源,找當事人、知情人出來敲實,在這個核實和聯系的過程中,眼看著別家的一條條彈窗信息跳到手機屏上,壓力巨大。要不說記者日常工作之一就是累積人脈,關鍵時刻真得很需要#

求證的同時,他們也在流失著新聞的時效和收視率。

眼看著其他家都報道了,自己這兒還在播些本地新聞▼▼▼

就兩個字——怕輸▼▼▼

不僅有競爭的壓力,還有上級的壓力▼▼▼

于是,明明沒有任何人拍到爆炸畫面,采訪到當地內容,就因為一家播了,因為“要贏就是要快”,都跟著用靜態畫面口播了一場泰國爆炸▼▼▼

結果剛播完,泰國那邊就發了聲明,說根本沒有這件事▼▼▼

主編之前被收視率壓著的理智也才回巢:事情過了兩小時網絡媒體上沒有任何動靜,根本不合理。

總結道——

智障才會播

而下屬在一旁安慰▼▼▼

非常寫實了。

李曉文在是殺人犯妹妹的同時,還是個很有新聞理想的熱血編輯,對主編說“要讓觀眾看到世界的全貌”,結果主編反問:你敢不敢踏進現實的世界?

這就是現實的新聞世界。

“搶先”比深度重要▼▼▼

軟廣搶占內容▼▼▼

收視率代表一切▼▼▼

目前劇播了四集,賈靜雯飾演的主編還有一次“壓著不報”的突發新聞,是一家幼兒園的多名兒童被挾持。

就因為有群眾看到有個背著大包小包、鬼鬼祟祟的人進了幼兒園,而附近剛好有一家精神病康復中心,隔壁臺就搶在第一時間把事件定了性:北市幼兒園驚傳精神病患挾持幼童▼▼▼

且不說挾持者是不是精神病患,這位精神病患有沒有暴力傾向,小孩的安危都沒有確認,任何輿論都可能影響挾持者的行為,竟然還去幼兒園門口開直播,生怕人家不做點過激的事情出來。

宋喬安作為一個還有底線的從業者,一直壓著現場畫面的播出,下屬不理解,同事回說:別人犯錯,我們也要跟著犯錯嗎?▼▼▼

這是新聞的底線、原則和理想,劇里對報道新聞的日常也刻畫得很真實。

節目的頭條,重視的不是內容有多硬多強,而是要留住觀眾的興趣▼▼▼

取標題,“撞死高材生”比“大學生車禍”更能引發受眾的憐憫,帶來收視▼▼▼

早上開會討論一天的選題,沒什么硬新聞就只能圍繞節日做文章▼▼▼

或者跟著別家報道過的,改兩個字拿過來抄抄▼▼▼

像幼兒園被綁架這樣的突發新聞,直播時要跟現場攝影備注“臉不要拍得太清楚”▼▼▼

請各路專家來發言,更多時候是一種資源互換▼▼▼

如果沒有“無差別殺人案”這個大主題,單拎媒體這條線出來,就是一部很成熟的新聞職場劇。

細節、痛點全部在線,直播節目的緊張感也能靠節奏很好地傳達到▼▼▼

其中,特別是宋喬安這個角色,嚇到臺灣記者說:好像看到我長官(上司)。

新聞,尤其是爭分奪秒的直播新聞,主編就是最核心的角色。他們要迅速地定出采訪方案和報道方向,在道德、法律、競爭等各種層面把關,下最重要的決定。

劇中有很多場景都是一群人等著宋喬安給個準話▼▼▼

而賈靜雯的氣場完全壓住了。

別說劇里,就是發布會,她往中間一站——剛進社會的實習生、不講情面的領導、德高望重的老前輩,三個人物都很立體▼▼▼

很難想象,這是賈靜雯時隔15年再次出演臺劇。

就算15年前,她的角色也大多是古裝、機靈可愛的。

最近新版《倚天屠龍記》還在播,她那版的趙敏又被反復提起▼▼▼

賈靜雯自己對于新版的回應倒是情商蠻高的▼▼▼

她和周海媚情況不一樣,雖然這些年爛劇都接了不少,但周海媚被嘲得比較響,她是安安靜靜地撲。

導致這次突然以一部高分劇的職場女強人角色出現,觀眾是非常驚喜的。

不止是對她的演技,更是對她的倦容。

賈靜雯誒,虎撲女神誒,保養得這么好誒,舍得拿法令紋出來演戲。

宋喬安這個角色很有張力,既有職場女性的干練,又有失敗母親的落寞,始終,她都在一個低氣壓的狀態▼▼▼

聽到別人談論她面對不了喪子之痛,是被戳到痛處的低氣壓▼▼▼

自嘲“我連先生和兒子都留不住”,是絕望的低氣壓▼▼▼

面對女兒,又有種力不從心的討好,是疲憊的取悅▼▼▼

總之,一直在忍。

工作和酒精都是借力壓住創傷的工具,宋喬安的酗酒不是瘋瘋癲癲的,反而帶著冷靜和克制▼▼▼

終于,在上周末的更新里有一次爆發,被溫升豪飾演的丈夫硬拉到兒子的房間面對。

宋喬安的病態被完整地演繹了出來▼▼▼

說實話是遠超于我對賈靜雯的期待了。

她和修杰楷成立了一家工作室,以前都是干爹吳敦給她戲演,現在自己挑本子,竟然眼光還能這么毒。

《我們與惡的距離》開給她的片酬挺高的,每集30萬臺幣(相當于6.5萬rmb),在臺星中算是“有天價片酬”了▼▼▼

翻翻賈靜雯的存貨,發現去年她還搭檔張孝全,在Netflix投資的首部華語原創新劇《罪夢者》中出演女主▼▼▼

一看就能爆啊。

從HBO到Netflix,誰能想到,身陷各種兩性八卦多年的賈靜雯,能用這樣的方式回歸臺劇呢?

免責聲明:
·本條信息為轉載內容,本網站不能保證信息的準確性及可靠性,對相關信息所引致的錯誤、不確、遺漏或損失,概不負任何法律責任。如您發現有信息錯誤、違法等相關內容,請與我們聯系,并提供相關證明材料,我們將及時處理。 ·聯系郵箱:admin#pzhol.com(#換@)  點此通過QQ郵箱在線舉報違法信息!
不良與違法信息舉報信箱: admin#pzhol.com ($換@) 在線糾錯
攀枝花網 www.fueilg.live Copyright(C)2008-2018 蜀ICP備18023319號
幸运农场兑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