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會說謊的“軌跡”:被盜車輛行車軌跡,鎖定犯罪事實
更新時間:2019-06-27  來源:正義網

犯罪嫌疑人到案后拒不認罪,辦案檢察官發現被盜車輛已加入當地物聯網,遂調出行車軌跡,鎖定犯罪事實——

檢察官在電動車智能防盜管控平臺中查看被盜電動自行車“軌跡”

2019年3月7日,由浙江省寧波市鎮海區檢察院提起公訴的被告人王平涉嫌盜竊案,在法院公開開庭審理。

2018年11月13日,寧波市鎮海區檢察院公訴部檢察官葛琦強承辦了該起盜竊案:2018年8月18日23時至次日凌晨,犯罪嫌疑人王平在被害人李某家中竊得兩部手機和一輛電動自行車。但是當葛琦強翻看完案卷,發現王平對自己盜竊的事實均不予交代,使該案成了“零口供”案件。

葛琦強再次翻閱所有筆錄,王平都不承認實施了盜竊。對于手機和電動自行車的來源,王平一口咬定是前一天晚上11點左右,一個叫“勇哥”的朋友在鎮海沿江西路輪渡碼頭附近交給他暫時保管的。對案件情況大致了解后,葛琦強提審了王平。

“案發當天公安機關從你暫住的賓館房間及樓下搜查到的手機及電動自行車是誰的?”

“這是前一天晚上11點左右,勇哥讓我暫時保管的。”

“他是在哪里交給你的?”

“就在鎮海沿江西路渡江碼頭附近。”

“電動自行車是本來就停在那里嗎?”

“不是,電動自行車是勇哥的一個朋友從沿江西路那邊騎過來的。”

“當晚,你拿到電動自行車后用過嗎?”

“我騎回了自己暫住的賓館樓下。”

“‘勇哥’真名叫什么,你們是怎么聯系的?”

“‘勇哥’叫什么我不清楚,我和他是在2014年認識,平時也沒什么聯系。之后我因為盜竊入獄,2018年5月出獄后我在鎮海見過他兩次。”王平還是咬定東西是“勇哥”給他的。

一個人會在夜里11點將電動自行車和兩個手機交托給一個沒交情的“朋友”保管?而且,被害人手機丟失的時間與王平拿到手機的時間明顯存在矛盾。結束提審后,葛琦強對王平的供述產生了嚴重的懷疑。

但葛琦強知道,單憑目前的這些證據不足以認定王平實施了盜竊行為。葛琦強再一次翻看案卷,此時,被盜電動自行車的防盜車牌引起了他的注意,這輛電動車加入了該市物聯網。

早在2017年年底,寧波即在全市推廣電動車智能防盜管控平臺,陸續建成固定監測基站兩萬多個,建成電動車物聯網,在全市范圍內開展電動車防盜管控工作。車主只需要給電動車加裝一個聯網的防盜裝置和防盜號牌就能加入電動車物聯網。

葛琦強通過寧波市電動車智能管控平臺調出了這輛電動自行車被固定監測基站監測到的軌跡。案發當晚被害人的電動自行車在23時05分第一次被監測站捕捉,直到在犯罪嫌疑人所住賓館附近被最后一次捕捉,行車軌跡完整。該輛電動自行車并未出現在鎮海沿江西路輪渡碼頭附近。他又查看了當晚監測站附近的道路監控視頻,駕駛該電動自行車在上述軌跡行駛的正是犯罪嫌疑人王平。

行車軌跡不會說謊,所以說謊的是王平。為了徹底擊碎王平的謊言,葛琦強實地查看了鎮海區沿江西路及輪渡碼頭附近的幾個監測站,監測站的布局設置合理,只要電動自行車進入沿江西路及渡江碼頭附近一定能被監測到,也就是說,即便案發當晚,按照王平的供述,該電動自行車是“勇哥”在沿江西路渡江碼頭給他的,那么無論該車從哪里進入沿江西路及渡江碼頭附近,都會被監測站探測到,一定會留下“痕跡”,而且不止一個。

隨后,葛琦強調取了當晚沿江西路及渡江碼頭附近全部的監測數據,顯示涉案電動自行車當晚從未到過該地。

面對檢察機關的有力指控和不會說謊的“軌跡”證據,王平在開庭審理時對檢察機關指控的犯罪事實均予以承認,并表示認罪認罰。最終,王平因犯盜竊罪,被判處有期徒刑八個月,并處罰金1000元。一審判決后,王平未提出上訴。

相關閱讀: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網友評論僅供其表達個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
  • 圖文推薦
點擊排行
幸运农场兑奖